寒夜冰韵

随笔

今天忽然又听到了原来就读中学的消息。其实以前就路过的,也听到了一些,不过没太注意。直到今天,有文字,有俯瞰图,喜气洋洋的,才发现真的变了。



初二的时候,村里的小学被当地一个集团出资建起的中心小学合并,大二的时候,就读过的中学也由同一公司斥资重建。很明亮,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,只保留了原来的办公楼,好像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栋楼。

看了看名字,听说之前一直在争论是镇名在前还是集团名在前,小学似乎就是镇名在前。然而,定下的名字里,镇名已经被抹去了,反而用了那个曾经用过的名字。
那个名字,读起来很好听,用过很多年,就嵌在学校的大门里。后来并入了一些其他中学,学校改成了镇中心中学,私下里聊天却依然说着那个名字。再几年,到现在,镇名抹去了,这个名字又回来了,不知道周围的人是高兴多些还是怀念多些。三次变迁,恍然又回到了原点,然而,终究不一样了。
曾经的曾经,任教的老师都是十里八乡的,都把学生当自己的孩子教,自己的孩子也在这里就读。现在,或许还有周围村镇的老师,但是都在市里住了。学历高了,教学更规范了,也更年轻了,或许,脾气也更好了。



总之,终于,不用再像我们当初一样了。那时,冬天校园滴水成冰,学生满手冻疮;刚开学要先带着工具除操场上的草;跑操的时候尘土飞扬,被石块绊倒是常事。



原来的小学,路过几次,好像是荒废了,那棵很漂亮的合欢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还好,中学是原址重建。对了,中心小学是在镇小学的原址上重建的,门口似乎也有两棵很老的树了,记不得是什么了,好像是柳树。



以前每年会有一段时间,去办公楼就会看到紧闭的窗户和漫天的杨絮,在外面的时候觉得很讨厌,偶尔心情好的时候透过办公楼的玻璃看出去还会觉得挺漂亮的。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。



学校越来越规范了,学弟学妹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,我反而觉得空了。橡胶跑道花花绿绿的,操场整整齐齐,再也不会有烦人的杂草了,玻璃和墙壁几乎能映出人来,却再也不是亲切的泥土色了。已经离开六年了,已经不了解现在他们的心态和情况了,不做评价了。



希望大多数人都能开开心心的,学校的成绩能越来越好,孩子们就不用挤破头去市里读初中了。 希望资本的力量能让老家的孩子们更好



祝好

王凯三十五岁生日快乐

我记得我也是先看的靖王,后来看了阿诚哥,再后来是孟韦,之后零零散散地又看了些别的,兜兜装转一大圈,发现还是最喜欢阿诚哥

燃点:

严格地说,我不是凯粉,当然也不是别的粉,我一向喜欢只看角色,不关心某个现实中的人,可我发现如果一个角色太过精彩,就会忍不住关注这个演员,关注他的所有角色,挖掘更多,赋予更多的喜爱,最后不是粉都是粉了。


最先了解王凯,其实不是因为我们阿诚哥,而是靖王萧景琰,伪装者播出的时候我错过了,琅琊榜赶上了时候,那时候除了心疼敬仰苏哥哥,也喜欢着萧景琰这个角色,守着一腔孤愤,赤心不灭,正直耿介,当然,人也确实很帅,虽然那时很多人说靖王头脑简单,但我一直不这样认为,我认为靖王并不缺乏头脑,他只是孤愤太深,念旧太深,种种看似鲁莽的举动,并不能让我指责他的“智商”。而后来过了好久,忙了好久,借着回忆萧景琰,我开始关注王凯的其他角色,先是喜欢了三哥,心疼熏然和小方,然后就踏进阿诚哥迷妹的坑一去不回头了。


我们的阿诚哥太好,左右逢源,八面玲珑,内心是智勇无双,温润善良,他如同青瓷,华美在外,风骨在内,于烈火中炼就,出于浊世,惊才绝艳。我也真心感激我们的演员朋友王凯,演出了这么一个多面的、复杂的,却又纯粹的好角色。


感谢你那么多年的等待,没有放弃自己,终于等来了萧景琰、李熏然、方孟韦、季白……以及,明诚。感谢你通过表演,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好的故事,一个伪装者的故事。


祝演员朋友王凯生日快乐。


额,码完字才发现时间过了……勿怪,勿怪!

【瞎扯】虐文党宣言

北邙山下尘:

在微博上跟人怼(不是)的产物,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,在这边存个档,混更。


我提的原po微博搜“甜文党宣言”即可。




=正文分割线=




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,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。




虐文党宣言




诸君,我喜欢虐文。


诸君,我很喜欢虐文。


诸君,我非常喜欢虐文。 


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。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。


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。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。


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。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。


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。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。


古今中外,五湖四海,天上地下,六合八荒,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虐文,只要写得好,我都喜欢。


我喜欢同一阵营的伙伴,最终因理念不合分道扬镳,哪怕日后在决斗场上相见,也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
也喜欢不同阵营的对手,私下相互欣赏甚至引为知己,却不会因算计弄死对方皱一下眉头。


我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,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,相视一笑,慨然赴死。


也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,在理想实现的时候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,私交有憾,唯留功业不朽。


我喜欢爱一个人,求而不得,淹死心底不可告人的暗恋。


也喜欢爱一个人,求而不得,巧取豪夺强扭的瓜却不甜。


我喜欢爱一个人,求而得之,纵然是齐眉举案,到底意难平。


也喜欢爱一个人,求而得之,最后被岁月消磨了所有激情和当初美好的时光。


我喜欢为爱人对抗世界,历史的车轮下肩并肩被碾碎的两颗蝼蚁。


也喜欢为世界放弃爱人,拥万里江山,享无边孤单。


我喜欢在一起之后困于柴米油盐再不是童话的王子和公主。


也喜欢嫁入高门后忘却了当年淳朴善良的自己的灰姑娘。


我喜欢彼此都太过锋芒毕露互相刺得遍体鳞伤的相似。


也喜欢本来珠联璧合却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决裂的互补。


我喜欢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。


也喜欢涸辙之鱼曾相濡,他日相忘于江湖。


我喜欢轰轰烈烈,生死皆如绚烂之夏花,哪怕短暂亦能夺人眼目。


也喜欢乏善可陈,身后一地鸡毛无人问,用冗长而平庸的一生去见证他人的故事。


我就是喜欢这样对自己和他人笔下的主角:【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】。


而这都是为了动心忍性,从TA身上的每一个犄角,榨出让我迷醉的——


人性的光辉。


顺流而下,人皆可为,只有逆流而上的勇者,才能震慑我的灵魂。




诸君,假如上面那段话让你有所共鸣,假如你受够了那些腻歪的所谓小甜饼,那么:


翻出你的文档,敲起你的键盘。


开虐重英豪,文章教尔曹。他人怀糖罐,我有笔如刀。


人各有好,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TA接受我喜欢的东西,也不会用软弱浮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。


我只是想在满屏糖粒子里面发出一点声音,让我的同好知道,我们绝非异类,我们并不孤独,仅此而已。




毕竟我们的口号是——


只求曾经拥有,不求天长地久。


生前何须圆满,死后自会重逢。